煙霧情人夢

(0 位用戶參與評分, 當前平均得到 0 顆星星)
會員評比: / 0
最差最好 
怪栗楊大叔 煙齡:36年 職業:被遺忘的銷售員

新鮮

我的煙齡和我的“爬牆躍窗地痞流氓——黃金時代”是一同開始的。那是一個沒有理想沒有未來等待統一分配的灰色時期,我整日在天平路遊蕩,當老大哥信手遞給我一支飛馬時,我的心跳速度絕對等於以及大於遠房的表妹過年敲開我家家門的那一刻。實話說,抽煙,算是那蹉跎歲月裡最新鮮的事物了。

奇妙

有個廚師說過:“我鍾愛廚藝,無非是為了炫耀。”這是我唯一記得名人名句,因為它得到了我這個老煙槍極大的共鳴。八十年代,許文強無意間把玩香煙的動作都能引起少女的尖叫。而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香煙的外在魅力與我的私欲一經碰撞,便誕生出無數化學作用:第一次約會,鳳凰的香氣使她記憶猶新。第一次牽手,點燃牡丹的時候乘機擦一擦手汗。第一次上門,整條萬寶路花得未來老丈人眉開眼笑。第一次哄小孩,門外的紅塔山趕走惱人的蚊蟲。

糟糕

我基本上不用飯店或是餐館附送的打火機來點煙,心血來潮時還會把香煙整齊得排在名牌煙盒裡,這也算是一種尊重和寵愛吧。那時候,伴隨著我和老婆的關係從愛人變成親人,拌嘴過渡到爭吵,我發現自己開始越發依賴香煙。我迷戀著它營造的大男人的氛圍,陶醉於刻意的飄飄欲仙的意境,沉浸在片刻一種忘我的背叛空間,香煙,我有點兒離不開它。

無奈

男人,總是要長大的,日子過下去,反而發蒼白得開始有滋味。我得過且過走了幾年,才發現自己的小日子很有,倒是身體,捆綁著我的恩格爾係數不知不覺緩慢下降。“我看你還是戒煙吧。”老婆大人看我咳得不像樣,忍不住念叨。我聳聳肩,戒就戒吧,雖然我覺得一支煙的危害有限,就這麼丟棄,未免小題大做了一點。可看著躺在煙盒裡的煙,疼愛之情已經不再有,收拾收拾交給上級贓物處理,隨手拿起一片口香糖。能戒成功?已經不重要了。

煙還重要嗎

香煙,我的情人,見證了一個愣頭青年頹廢成一個中年脫髮大叔。曾幾何時,我懷揣獵奇的心態去接近它,它回報給我刺激的快感體驗,可是人到中年,才發現終有一天你不得不離開它,我老娘不喜歡它,我丈母娘鄙視它,我老婆唾棄它,我女兒直接剝奪我和它溫存的權利,關鍵在於,我已經不愛它,沒有愛,戒煙,還重要嗎?

Facebook 粉絲

網站搜尋

自訂搜尋
Copyright © 2018 好煙民大聯盟. 版權所有.
大聯盟歡迎你轉載本網站內容,但敬請事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