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肺病也沒有戒煙

(0 位用戶參與評分, 當前平均得到 0 顆星星)
會員評比: / 0
最差最好 

萬能旦后李楓姐是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呢?
嗯,我跟李楓相敍,八成是在麻雀枱上,連摸乍碰之中,只見她幾乎是一支駁一支,有四份一是擱着任其燃燒盡的---於是她就不停地傾倒煙灰盅---她來打牌是帶着兩三包煙的。

「我其實幾乎只有打牌才抽煙的!」她說,這就離我的聯想太遠啦!事實上,我也曾多次坐過她的車子,(一)她一隻手發動車,一邊也用另一隻手燃點香煙,還用另一隻手(?)搜索車上或有的煙灰盅...總之就是一陣忙亂(忍不住,就點好了給她)。(二)她那部車子的「傷殘」也許只有在美國小鎮才看得到。(三)來打牌卻沒位子泊車,沒關係,double park,說:「抄牌也不過幾百元,去哪兒玩都要啦!」這教我怎不直覺她也是如我一般的煙剷。

「不,我開工都很少抽的,或者因為我極少被看見抽煙,所以廠棚規矩,互遞香煙也沒有人遞給我!」哦哈?!這樣。「比如我演舞台劇(有人會知道啦,活俏的再生鄧碧雲扮演者),那後台更四處禁煙-其實,我沒什麼煙癮的,因為我從不吸進去,只是在吹煙---打牌抽煙,已成慣性動作,是過癮吧?心癮,手癮,一齊過到足!

李楓還有一種過足癮的情況,就是一人「合唱」任劍輝白雪仙的名曲,交接與転聲之快乍聽以為是兩個人在唱;對,這種過戲癮的時候,倒是真的沒看見她抽煙!
「我真的可以整日都不抽一根煙,加價他害不到我!但我也不會戒煙,我從沒有戒過,或想過戒煙,就算我得了肺病或肺癆時,醫生都沒叫我戒煙!

哦吓?!有此等事?是否可以現身說法作見証呢?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啦?我這老友怎沒聽說?
「那是六、四左右,或者那時我心情很壞,沒啥着落的樣子,終日在家看電視,看到了六、四,不眠不休地追看,不停地哭,又睡不着,可能弄虛了身體,昏昏迷迷地似發燒,其實也沒有咳嗽,只是照肺看見有黑影,醫生真的沒叫我戒煙,只是按時打針,吃藥,半年便痊癒了!

倒也神奇,唔,值得那些在街上對我們掩鼻急逃的人參考參考也。
李楓噴了一口煙,鄭重地說:「很認同你們咭片上的口號,人權最重要的嘛。」是的,她每年六、四都自己去維園,我看見。

「做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我毋須約人去維園,有很多事毋須連群結隊,毋須普及認同,抽煙和控煙也一樣道理,我們煙民必當自律,無疑抽煙會不健康,但成年人自己知自己事啦。但是,最disgusting是有些人視煙民為妖魔,作出討厭的誇張動作,好似我們犯了什麼大罪!太歧視了,我不能接受!」

Facebook 粉絲

網站搜尋

自訂搜尋
Copyright © 2018 好煙民大聯盟. 版權所有.
大聯盟歡迎你轉載本網站內容,但敬請事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