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健鏗:一切由Dupont開始

(0 位用戶參與評分, 當前平均得到 0 顆星星)
會員評比: / 0
最差最好 

蕭健鏗
年齡:50以上
煙齡:25以上
職業:資深電視、話劇編導

  對的,我這兩三年是變肥咗,加磅不少,足有廿餘磅,卻不是因為戒了煙,是因為服用了一段時抗抑鬱藥;如果不是有煙相伴,可能會更加胖,甚至如「好煙民大聯盟」有位fans所謂的:想自殺!我本來成長於不幸家庭,在七十年代憑自己肯捱肯搏,在TVB做編導;後來,搞過些頗具代表性的舞台劇,屬於創紀綠的,例如我導演藝進同學會的《嬉春酒店》(周潤發主演),是首個在紅館上演的。

      話劇,得到最高票房紀錄...我的意思是:曾經成功過,也失敗過(後期自己搞製作公司),也還包括在愛情和親情上的失落,相依為命的母親死了,情人也走了剩下自己...起跌浮沉,診為初期憂鬱症,要服藥...抽支煙抒發下不行嗎?心內又氣又痛。

      話說從頭,卻與煙無關,一切由一個打火機開始。記得以前TVB有位徐大川嗎?他算是我的師父啦;他離開的時候送了個打火機給我---那很名貴,是Dupont(都彭),沉甸甸,打開來就有悅耳「叮」的一聲,這是它足以炫人的聲道,七十年代的人都知。

      在情在理,我都十分珍愛這一隻Dupont,每每在談劇本,打燈做景之時,在手中把玩...同事就有些「頂唔順」說:「你不抽煙的,得物無所用,不如送給我啦!」不可能!有人就說:「那麼你買包煙來抽咯!」那就開始!初時買的是Kent,身邊的人說它淡而無味,包裝又不醒目,哪個最醒目哩?紅底釀金,改為買Dunhill。其實那時甚麼牌子也不重要,因為我只是實在用那個打火機,吸煙是吹出來的。那時我己廿多歲了,這算是純品。

      禁煙與打壓聲喧於天,我未嘗不想戒掉的 雖然,它不太算得有後遺症,例如我一直都沒有喉乾,咳嗽之類的,唯一就是在唱K的時候,都會有人說:「你以前聲音很好,現在差了。」我也覺得唱起來有辛苦之感...可是,一個中醫兼風水師友人竟說:「千萬別戒煙!因為你抽了幾近卅年,身體上已適應,甚至有所需求,好像對某些食物提供養分的習慣...一旦沒有,反而會病!」所以我又得到藉口了。

 

      在外被人家藐視,自己亦不禁覺得樣衰,其實這就是來自傳媒和公眾的壓力,最可惡就是娛樂傳媒了,曾看見有人偷影到演藝名人抽煙,他們用的很歧視和踩低的標題,如:道姑,煙鏟,索,追龍呀等,總是雙重標準,對於某些富貴人家,甚至如產子,訂/結婚之類,就追捧大肆報導如何對象的是公主,王子。喂,吸煙有罪,不如加價至一百蚊一包呀!酒又不加反減,人們飲大了就失控搞事(哪有聽聞抽了煙失控的),例如歌星打人事件啦。

      想起就很氣,市民「集體」踩煙民蔚然成風,例如:有次我與親戚在一高級地方吃自助餐,另桌有幾個女子,大熱天時卻穿皮褸,長boots,挽着個不知是否A貨的LV不斷出入取食物,把所有較佳的例如三文魚呀,蠔呀,堆滿一碟,食相又似剛放監,還跟派虎蝦的侍應爭持要多一份...話說我出外抽了支煙回來,那個女子相隔十呎以上,居然不停手撥空氣,對我橫眉冷眼,向其男伴「投訴」...我氣起來說:「現在很差勁嗎?難道比有人熱天着冬天衫,裝到隻碟爆哂棚?!」她對男伴說:「真討厭,我們走吧!」你說這豈不無聊,平白破壞了自助餐。

      空枉我一向自律,就算有時在一些夜店,抽煙都沒有理會的,可我還是往外頭抽。只有那些自己走路,候車的人,卻在撥手縐眉,我做得了甚麼啦?我這個年紀,「唔死就大半世,死就一世」,做過不少事,捱過咸苦,到現在還要忍受人家鄙視,見過世態炎涼,人間無情?!憑你說到天花亂墜,我是不會戒煙的了,何況它還算是我的生命草和水泡!

Facebook 粉絲

網站搜尋

自訂搜尋
Copyright © 2018 好煙民大聯盟. 版權所有.
大聯盟歡迎你轉載本網站內容,但敬請事前通知.